流氓治村现象为什么会愈演愈烈?
2017-03-30 21:24:41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
  在中国的农村,流氓治村的现象并非新生事物,而是由来已久,早在民国时期,农村爆发了革命——革乡绅地主的命,从此地方上的宗族主被赶下了乡村自治的舞台。乡绅地主被打倒后,农村政治领域出现的真空由何人填补,成为了革命后的首要问题。一般农民没有威望,无法胜任自治的任务,在没有人出来主持大局的情况下,乡村并没有成为无为而治的世外桃源,而是被混入到革命队伍中的流氓无产者所把持。

  在乡村社会其实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,乡绅地主代表着白道,与之形成对照的就是黑道,而黑道的代表自然就是地头蛇、恶霸、流氓。当白道被打倒后,黑道的势力就会抬头。白道不见的有多好,但是毕竟算是一种健康的势力,尽管在白道社会里盛产伪君子,但毕竟还有起码的道德底线。而黑道毕竟是黑道,坏是其遗传基因,他们的人生哲学就是弱肉强食,他们信仰的就是丛林法则,他们并不同于地主乡绅,多少还是有些乡土情怀,而这些人本来就为非作歹惯了的,根本就是社会上一群毫无底线的人,只迷信暴力和服从实力,而他们所追求的无非酒色财气,因此由这样的一群人出来把持乡村的权力,他们必然会贪得无厌,为所欲为,完全成为土皇帝。

  自从开了流氓治村的先河以来,中国的农民就遭了秧了,地痞流氓披上合法的外衣公开的收保护费,一度还与地方政府结成同盟,盘剥农民。本来官府就横征暴敛,已经够贪的了,但是流氓比官府更贪,而且明目张胆,无法无天,鱼肉百姓,横行乡里,无所不为,不干一件人事,成为农村的公害,农民的灾难,也成为乡村治理的毒瘤,积重难返,痼疾难愈,虽然有时会潜水隐藏,但是一有机会就会再度沉渣泛起,无法彻底的被清算干净,不是真的清理不了,而是有意培植,地方政府需有这样的一群坏人帮助他们盘剥农民,为国家搜刮资源。流氓治村的现象似乎是强化了国家能力,但是如果建立在人民灾难之上的国家的能力,那么这样的能力不要也罢!

  正是因为有了地方政府的纵容和暗中支持,流氓治村的现象才会愈演愈烈,也只有流氓才符合当村干部的条件,甚至有些村干部一开始并非流氓,但是当上村长后也会被培养成为流氓,只有够流氓才能得到赏识和重用,还是那句话,客观决定主观,环境决定人,社会是个大染缸,体制更是大染坊,流氓治村现象可以说是准制度化的。流氓治村在短期内确实能为政府提供较多的税款,表面上增强了国家汲取资源的能力,但事实这种不可持续的发展实在是饮鸩止渴,必然肢解中央政府权威,不仅有让中央失去对地方控制之虞,更主要的是必然造成农村社会民怨沸腾,导致政府公信力的丧失,同时社会矛盾也随之加剧,其隐患重重,随时都会爆发,使的国家维持社会稳定与秩序的难度和成本不断增加。

  随着土地革命的胜利,战争时期治理乡村的经验和做法开始向全国推广,中国农村治理体制发生了新的重大变化。在建国之初,执政党和政府在农村扶植了出身贫苦的农民出任乡村的治理人,而新政权新气象,以往流氓无赖在新社会里也不敢嚣张,并主动接受改造,甚至很多由于表现积极再次进入乡村治理的核心层,而在彻底摧毁宗族势力之后,农村没有固定而强的势力,因此乡村被纳入政府的控制之下,乡村自治完全的宣告退出历史的舞台,国家的基层政权得以建立。与此同时,农村的黑恶势力也随之消失。等到“文化大革命”爆发,潜水很久的黑恶势力也趁机而起,再度进入农村的治理层,为这场持续的动乱推波助澜,很多人成为了武斗的骨干,将文革推向高潮,成为这场史无前例民族大灾难的主力军。

  随着高层权利斗争告一段落,流氓的利用价值到期,其嚣张气焰也被压下去,然而到了改革开放后,从计划经济枷锁摆脱出来的农村经济得到了一定的发展,而农业社解体后,旧有的乡村自治模式再度恢复,基层民主政治开始在农村推行,但是基层民主与民主的根本精神背道而驰,可谓驴头不对马嘴,反而为流氓东山再起提供了机会,农民的选票不管啥用,恶势力总能有办法让村民投票给自己,即便你手里有一张选票,但是票箱在他们的手里,因此流氓很快就东山再起,流氓治村的现象一夜之间在乡间变的十分普遍,也不是什么怪事了。

  在八十年代,流氓治村的现象一度达到高潮,这些人贪得无厌,为了榨取农民的血汗以自养自肥,恐吓是小儿科,而欺压百姓更是家常便饭,甚至欺行霸市,强买强卖,大捞特捞也其工作的主要内容。更有无法无天的村干部,杀害村民且手段极其残忍,并能逍遥法外,啥丧尽天良的事情都能做得出,真可谓触目惊心。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七里店乡的吴国彦,此人比样板戏了黄世仁之流不知道要恶多少倍,人送外号“西霸天”。此人时刻有前科的流氓,曾经在1985年因为打架故意伤害他人被劳教3年,1989年吴国彦劳教出来后,加入了当地的黑社会组织,到1995年,这厮因为好勇斗狠被选为村治保主任,1996年入党,1997年底当上村支部书记,很快就当上了七里店乡和魏都区两级人大代表。这小子流氓得志,就开始巧取豪夺,被人举报,他竟然指使他的黑社会兄弟,杀害举报人。

  总之各类“霸天们”一直存在,并且与时俱进,2015年的贾敬龙案的主角何建华是一个就新时代“霸天们”的代表之一,还有明经国案中被结果了的哪位乡长何尝又不是另一个版本的“霸天”呢?从万恶的旧社会,再到八十年,再到现在,流氓治村的现象没有随着时代的变化减少,而是愈演愈烈!

  ——《中国农村与农民研究》连载十三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